9月LPR重回稳定 5年期报价有望再单独下调


在8月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大幅调降后,9月LPR重回稳定。9月20日,最新一期LPR报价出炉:1年期品种报3.65%,5年期以上品种报4.30%,均与上次

匿名 2022-09-22 00:26:47

  在8月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大幅调降后,9月LPR重回稳定。9月20日,最新一期LPR报价出炉:1年期品种报3.65%,5年期以上品种报4.30%,均与上次相同,符合市场预期。

  作为贷款利率定价的锚,尽管本月LPR未发生变化,但并不会影响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行势头。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预计9月新增企业贷款利率将续创历史新低,新增居民房贷利率也将延续下行。

  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在稳增长背景下,未来我国货币政策仍有发力空间。尤其是近期各主要银行下调存款利率,负债成本降低有助于银行压缩加点,LPR继续下降的可能性仍然存在。其中,短期内,5年期以上LPR报价或再度单独下调。

  受多重因素影响

  目前货币供应量适度,市场资金面宽松,外部环境复杂多变,9月LPR保持不变,市场利率稳定,普遍符合预期。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对记者表示,本月LPR不变,原因有三方面。首先,今年以来,LPR已经下降三次,1年期LPR累计下降15个基点,5年期以上LPR累计下降35个基点。多次下降后,对贷款利率的引导作用正在显现,有待进一步观察。

  其次,目前贷款利率已经处于历史低位。根据央行公布的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6月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4.16%,较去年同期下降0.42个百分点,处于有统计以来低位。“因此,降低LPR并非当务之急。”董希淼称。

  再者,作为LPR定价的基础,本月MLF(中期借贷便利)利率并未变化。9月15日,央行缩量续做当月MLF,中标利率未发生变化。同时,董希淼认为,在高通胀压力之下,美国、欧洲等主要经济体加息步伐和幅度加大,人民币贬值压力较大,保持市场利率相对稳定,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

  除了MLF操作利率保持不变外,8月下旬以来,与LPR报价加点密切相关的DR007(银行间7天期质押式回购利率)和商业银行(AAA级)1年期同业存单到期收益率均有小幅上行,再加上近期未实施降准以及新一轮银行存款利率下调刚刚启动,银行边际资金成本变化等因素未对报价行下调LPR报价加点提供较强动力。

  虽然LPR不变,但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不减。光大银行(601818)宏观分析师周茂华对记者称,目前,国内实体经济贷款利率创出历史低位,金融部门持续加大对实体经济薄弱环节,包括制造业、绿色发展、重点项目和新兴领域的支持;同时,金融部门积极调降金融服务费等,助力稳增长。

  王青也表示,考虑到8月稳增长接续政策持续出台,其中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是一个重要发力点,加之8月LPR报价下调效应逐步体现,9月LPR报价持平不会影响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行势头,预计9月新增企业贷款利率将续创历史新低,新增居民房贷利率也将延续下行。

  另外,对于备受关注的房贷市场,5年期LPR利率不变并不意味着各银行房贷利率没有调整空间,在一系列政策指导下,各区域正根据房地产市场供需关系、区域宏观调控政策需求,用足房贷利率、首付比例等房地产综合调控政策,因城施策、精准调控,推动楼市回归“三稳”(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轨道。

  未来仍有调降空间

  虽然本月LPR重回稳定,但考虑到货币政策的灵活度、实体经济恢复程度、房地产复苏情况,以及银行净息差压力等,未来仍有下降的空间。其中,5年期以上LPR存在单独下调的可能。

  周茂华对记者称,一方面,国内经济保持复苏态势,银行经营质效不断提升,整体保持盈利;另一方面,利率改革一定程度上打开了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空间,为银行下调LPR报价加点提供动力,LPR存在继续下降的可能。

  自疫情发生以来,尽管我国宏观政策加大逆周期和跨周期调节力度,但总体而言货币政策仍然比较稳健,并未实施“大水漫灌”等宽松手段。

  在此背景下,董希淼认为,我国货币政策还有发力的空间,如金融机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为8.1%,可以适时继续实施降准;近期各主要银行下调存款利率,负债成本降低有助于银行压缩加点,LPR继续下降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下一步,我国货币政策应从多个方面加大实施力度,更有力地提振信心和预期,更有力地促进经济增长,持续助力经济社会全面恢复。”董希淼称。

  王青也表示,为对冲外需走弱、疫情扰动等影响,未来一段时间宏观政策有必要继续保持稳增长取向。其中,着力增加对实体经济贷款投放,以宽信用支持经济回稳向上,将是宏观政策的一个重要发力点。

  预计未来监管层将重点通过引导LPR报价持续下行、降低贷款利率的方式,将潜在的贷款需求释放出来,这对于增加制造业贷款和居民房贷尤为重要。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引导存款利率下行,降低银行资金成本,增加报价行下调LPR报价加点的动力是优先选择。

  王青还提及,视四季度消费、投资修复情况,适度下调MLF利率也是一个政策选项。“鉴于未来一段时间国内通胀形势温和可控,在经济基本面回暖支持下,人民币汇率出现脱离美元走势的快速贬值风险不大,年底前下调政策利率并不存在实质性障碍。”

  另从下降方式来看,5年期以上LPR仍有可能单独下调。这主要是考虑到,当前房贷利率已处于历史低点附近,但无论是与企业贷款利率对比,还是从名义宏观经济增速角度衡量,居民房贷利率都处于偏高水平;再加上银行业正在推进新一轮存款利率下调,为未来LPR调整打开空间。比如,今年4月首轮存款利率下调后,5月,5年期LPR报价即单独下调15个基点。王青判断称,10月,5年期LPR报价也有可能再度下调10~15个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