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能源寒冬,挪威“怒赚”5倍,或成最大赢家?


在俄乌冲突加剧、“北溪”管道泄漏后,挪威已然成为欧洲天然气最后的希望。其实,在俄乌冲突爆发前,挪威就已经是欧盟第二大天然气来源,供应了欧盟约20%的天然气,仅次于俄罗斯。今年以来,欧洲天然气价格屡屡刷新纪录,价格一度比一年前高出近90%

匿名 2022-10-17 23:09:18

在俄乌冲突加剧、“北溪” 管道泄漏后,挪威已然成为欧洲天然气最后的希望。

其实,在俄乌冲突爆发前,挪威就已经是欧盟第二大天然气来源,供应了欧盟约20%的天然气,仅次于俄罗斯。现在,挪威进一步提高天然气产量,预计今年将向欧盟输送近900亿立方米天然气,占欧盟需求的近25%,高于俄罗斯的20%。

10月,通过丹麦连接挪威和波兰的波罗的海天然气管道将投入使用。根据设计,该管道每年将运输100亿立方米天然气,未来可占波兰天然气需求的近一半。

挪威政府表示:“能源危机后,挪威的天然气销售对欧洲来说比以前更加重要。” 在两条“北溪” 天然气管道疑似遭遇蓄意破坏后,挪威首相斯特勒也表示,将部署军队和警力,保护其石油和天然气设施免遭可能的破坏。

挪威政府预计,2022年将从油气行业获取约11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138亿元)的收入,是2021年油气收入的近5倍,2023年油气产量将增长15%,油气收入则将创历史新高,达到13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506亿元)。

看起来挪威赚得相当不错,但欧盟各国就非常不满了。

“现在,挪威既被视为救星,同时也是恶棍。”媒体表示,眼下欧盟各国对挪威是又爱又恨,既指望挪威的天然气能够帮助他们安然度过冬季,也痛恨挪威趁机涨价,牟取暴利。

北欧的油罐

作为北欧五国之一,挪威因濒临大西洋(600558)和北冰洋而得到了自然的馈赠——丰富的海底石油和天然气资源。

欧洲能源寒冬,挪威“怒赚”5倍,或成最大赢家?

挪威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平台(图源:图虫创意)

自1969年在挪威北部北海发现石油后,该国的石油业发展迅速。

1972年,挪威成立了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它很快成为挪威及北欧最大的石油公司,主要业务是经营石油产品的勘探、生产、冶炼、运输和销售。目前,挪威拥有超过90个海上油气田,大部分与其总长达9000公里的天然气管道网络相连。

挪威现有原油储量69亿桶,天然气储量2.1万亿立方米,在原油出口国排名中能占据第14位,同时是世界第4大天然气出口国。

能源的开采,也带动挪威国家经济模式发生转变。

时至今日,挪威约50%的出口收入都来自油气,石油和天然气产值约占该国GDP总值的20%。不仅如此,挪威全国有超过33万人从事与石油工业相关的工作,国家30%的商业资本投资都与能源相关。对于挪威人来说,油价暴跌的冲击,远甚于金融危机。

能源寒冬,挪威的油气资源,使其在众多欧洲国家中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友谊的“小船” 翻了

然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今年以来,欧洲天然气价格屡屡刷新纪录,价格一度比一年前高出近90%。挪威当然赚得不少,其统计局表示,仅挪威7月天然气收入是去年同期的4倍。

但欧洲诸国就不满意了。

日前,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巴黎的一场企业家大会上公开呼吁,要求美国和挪威以更低的价格出售天然气。“让我们支付4倍价格这个事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你们这么做)可不是友谊的真谛。”

欧洲能源寒冬,挪威“怒赚”5倍,或成最大赢家?

液化天然气储罐(图源:图虫创意)

德国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称:“一些友好国家,在某些情况下(对天然气)收取了天价,这带来了一些必须讨论的问题。”

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更指责挪威间接发财,称其应该把利润分给乌克兰。

对此,挪威的官员们反击称,天然气涨价符合市场规律,现在就是物以稀为贵。“天然气之所以天价,是因为欧洲大陆的高需求和低供应不平衡所致,供需关系影响着价格,这是自然现象。 ”

“在很短的时间里,我们从无名之辈变成了(欧洲)的英雄。他们不再重视我们为能源安全所做的贡献,只知道向我们索取。”挪威能源官员表示,欧洲应该将挪威视为很好的合作伙伴。

挪威能源行业的专家指出,如果欧洲没摒弃长期供应机制,价格就没这么高了。

目前,除了保证今年冬季的能源供应外,欧盟还希望挪威可以助一臂之力,协助他们对天然气实施价格管控。

但挪威政府对此显然没有什么热情。10月12日,挪威能源部长泰耶·奥斯兰欧盟能源部长非正式会议上明确表示,挪威不建议为天然气价格设置上限,“我认为解决方案是建立一个商业的价格框架”。

在挪威看来,他们支持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为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而且还为欧洲国家提供他们现在极度需要的天然气。一些挪威人甚至质疑,为什么他们应该救助德国这种靠廉价的俄罗斯油气发展起来的国家。

不少挪威人还记得,欧盟还一度要求挪威不要过度开发油气,避免导致更严重的气候变化。如今,他们却只能要求挪威降低天然气价格,帮助欧洲度过严冬。

挪威天然气行业资深人士比约恩·勒罗恩回忆道,2014年国际油价大跌,挪威国内遭受冲击,失业率高涨,但欧盟当年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援助。

“那时布鲁塞尔可曾有人愿意帮助挪威?没有。现在欧盟抱怨价格,但这是市场价格,”勒罗恩说,“这就是你(欧盟)今天要付出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