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大咖共议全球经济:我国财政货币政策有空间应对挑战 两大新趋势蕴藏投资机会


近日在服贸会“2022全球主权财富基金论坛”上,多位券商首席经济学家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他们认为,在世界复杂形势下,全球经济放缓,对中国稳增长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中国还有一定的政策余地。建议加强货币政策和防疫政策、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产业政策、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政策的协调联动

匿名 2022-09-05 23:30:41

财联社9月5日讯(记者 高萍)目前世界经济形势复杂,我国也面临一定的挑战,这一背景下,将如何应对?又有哪些投资机遇?近日在服贸会“2022全球主权财富基金论坛”上,多位券商首席经济学家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他们认为,在世界复杂形势下,全球经济放缓,对中国稳增长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中国还有一定的政策余地。建议加强货币政策和防疫政策、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产业政策、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政策的协调联动。

逾40万亿存量贷款明年初一次性降息 或提升部分消费需求

外部全球的金融现在处于一个动荡的时期,不确定性急剧增长,对中国构成一定挑战。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管涛认为,这种情况下,中国的财政货币政策还有一定的空间,应对挑战还有一定的政策余地。今年以来,由于海外的货币紧缩,中外利差扩大,对汇率调整带来一定的压力。管涛认为,如果海外经济放缓,紧缩预期减弱,有助于减轻中国的资本外流压力,也有助于减轻人民币汇率面临的压力。

对于近期人民币汇率的调整,管涛指出,最近的一波调整,恰恰是因为人民币汇率的弹性增强了货币政策的自主性。在管涛看来,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加是好事,有助于发挥汇率浮动吸收内外冲击的减震器作用,而且汇率波动增加后,有助于及时释放压力,避免预期的积累。未来,人民币汇率仍然是双向波动走势,但在有涨有跌的双向波动过程中,保持合理均衡基础上的基本稳定。

谈及近期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和LPR下调,管涛表示,央行的货币政策优先目标是稳增长。“我们是比较温和的通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稳增长的任务更加突出。”管涛认为,这也是今年8月份央行超预期的下调政策性利率,8月22日一年期和五年期以上LPR分别下调的重要背景。

对于降息的政策效果,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认为,降息最明显的地方之一是到明年1月初,大概40多万亿存量的贷款会有一次性的降息。对此,陆挺解释,现行机制设置使得存量贷款利率跟着基准利率同步浮动,从今年1月初到年底的降息,要到明年1月才会起作用。“届时会适度减少已经借了钱的居民偿还贷款的压力,有可能会提升他们的一些消费的需求。”

加强货币政策与其他政策的协调联动

全球经济放缓,对中国稳增长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管涛指出,对于中国来讲,怎样用好正常的财政货币政策空间,在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情况下,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保持经济复苏在全球的领先地位是非常重要的。

如何设计一些政策能够更好的缓解下行压力?陆挺指出,在防疫政策方面,尽量做到减少其对经济的影响;在财政政策方面,要和货币政策结合好。“一定要把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结合起来,因为现在我们总需求比较弱,解决这样的问题要增加政府的需求,除了加快建设已经安排好的、已经开工的工程,还要想方设法弥补今年的财政缺口,如果有可能,建议提高今年的赤字率,进一步增加国债和地方政府债的发行,保障加大一般性的支出力度,保障地方政府基本的运行。”

出口方面,陆挺表示,人民币对美元要保持一定的弹性,不要出现明显的升值。在房地产方面,陆挺认为,当务之急还是要做好保交房的工作,长远来看,建议在人口流入的大城市,加大土地供应,进一步给这些城市的房地产政策松绑。

管涛也指出,要解决增长问题不能靠货币政策包打天下。建议从四个方面着手:第一,要加强货币政策和防疫政策的协调联动,更加高效的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保证经济的循环畅通,释放有效的融资需求;第二,加强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联动。货币政策解决流动性支持的问题,财政政策帮助市场主体解决偿付能力的问题,共同帮助市场主体修复资产负债表。

另外,加强货币政策和产业政策的协调联动,利用结构性的货币政策工具,支持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以及受疫情冲击比较大的行业发展。此外,加强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政策的协调联动,体现监管政策的中性,有助于货币政策的传导。

看好中国两大新趋势蕴藏的投资机会

世界复杂形势下,从中长期投资环境看,摩根资产管理董事总经理、亚太区首席市场策略师许长泰认为,两个因素需要重视。一是环保的概念。“特别是俄乌局势紧张的时候,很多政府的能源政策需要做很快的改变,这方面对于一些再生能源的需求或者投资,无论是私人企业或者政府投资,都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二是全球化的改变。

对于中国市场,许长泰认为,有几个新的趋势蕴藏着投资机会,让人非常乐观。在过去15、20年中国人均收入增加的时候,能够带动消费,无论是消费品,还是消费服务业,已经有了非常好的经验。但中国有一部分人口在中到低收入阶段,如果政府的政策能够拉动他们的收入增加,使他们同时能够享受收入增长和消费增加的环境,对于中国的经济规模或企业的市场规模有非常大的帮助。

另外,很多机构投资者留意到了环保、减碳或生物能源方面,中国已经处于非常有竞争力的环境。许长泰表示,中国在太阳能(000591)或风力发电的基建项目,或生产的规模,已经是全球领先。全球现在处于一个提倡减碳排放或减少对于石油、煤炭、天然气的依赖的环境里,中国在这方面出口这些产品的能力或潜力非常强。“在投资角度,过去10年大家比较关注一些平台经济数字化的过程,但未来10年在再生能源、减碳排放方面,中国能给全球投资者的机会非常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