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月饼之乡,盛产五仁月饼


中秋临近,月饼热销,9月7日,一条#五仁月饼再成广东人最爱口味#的话题冲上热搜。”从小对五仁月饼避之不及的丽丽尝了吴川五仁月饼之后,在社交网络上写道。三十年后,当年的作坊学徒梁伟兴已经是吴川月饼制作技艺非遗传承人,并和爱人共同创立了福海饼业,生产吴川传统月饼

匿名 2022-09-07 23:16:52

中秋临近,月饼热销,9月7日,一条#五仁月饼再成广东人最爱口味#的话题冲上热搜。

“因为它,我不逐五仁出月饼界了。”从小对五仁月饼避之不及的丽丽尝了吴川五仁月饼之后,在社交网络上写道。

家家户户吃月饼, 而被称为“中国月饼之乡”的,有且仅有广东吴川这一个地方。

中秋将至,吴川的工厂早已进入繁忙状态。这座人口不足百万的县城,遍布200余家月饼企业,从业人员超过3万,年产值超过15亿元,已然成为吴川的支柱产业。

相比袖珍精巧的小月饼,吴川特别擅长制作“大月饼”,论斤售卖。坐看甜咸党之争,吴川月饼则“一碗水端平”。其中,五仁金腿是吴川月饼最经典的口味,榄仁须选增城西山的,火腿必须是5年以上的金华火腿。兼有咸甜,层次丰富,口齿留香。

中国月饼之乡,盛产五仁月饼

五仁月饼(图源:图虫创意)

十二年前,中国烹饪协会将首个“中国月饼之乡”牌匾授予吴川。今年8月23日,吴川“中国月饼之乡”复审通过,继续擦亮这一招牌。

而金字招牌背后,有八百多年月饼制作历史的吴川,正讲述着关于月饼的一个又一个故事。

“两大宗师”的碰撞

三十多年前的中秋前夕,从小学习月饼技艺的梁伟兴,揣着用心揉搓、用料最足的一个月饼,兴冲冲地跑向心上人欧彩虹家。

一个爱吃,一个爱做,二人定情于月饼。三十年后,当年的作坊学徒梁伟兴已经是吴川月饼制作技艺非遗传承人,并和爱人共同创立了福海饼业,生产吴川传统月饼。

与梁伟兴一样热爱吴川月饼的当地人不在少数,因此吴川月饼制作技艺得以代代相传,至今已存续近八百年。根据《吴川县志》记载,南宋时期,吴川人吴颐曾任光禄寺正卿,因抗辽有功被帝赐肉。吴颐用馅料仿制“帝赐肉”并改变制作方法,是为今日吴川月饼的雏形。

坐落鉴江之畔,吴川水系发达,日照充足,农耕条件良好,为月饼制作提供所需的糯米、芝麻、花生等原材料。吴川月饼用料丰富,香酥微甜,唇齿之中又有火腿的咸香。

中国月饼之乡,盛产五仁月饼

五仁月饼(图源:图虫创意)

虽地处广东,但吴川月饼不同于传统广式月饼,这其中的分别还得从建国初期说起。

当时,吴川有两大“饼师”。姚德贵是地道的本土师傅,从小在吴川吴阳制作糕饼;而“醉乐五爹”邓荣邦是佛山人,年轻时曾到香港、广州等地的饮食行业打工,后投靠在吴川的姐夫,经营“醉乐酒家”,也制作糕饼。

1956年公私合营后,二人均进入吴川县饮食服务公司当制饼师傅。本土风格和广式风格取长补短,二人不断创新,最终形成独特的吴川月饼制作工艺,奠定了今日吴川月饼的传统配方。

“吴川所制月饼外型轮廓清晰,饼大如盘,皮薄馅足,入口松软酥脆,口齿留香。如制晾肉需取猪后腿肉切片,用姜汁、酒、酱油、五香料等腌制后,经三晒四晾制成晾肉。将晾肉切块飞水,用花生油、五香料爆香,武文火煲3个小时,制成丝备用;制糖肉则将肥猪肉切粒,用白砂糖、酱油、酒、五香料等腌制成糖肉备用。”吴川市月饼行业协会会长、吴川月饼非遗文化传承人郑日康介绍道。

“最近太忙了,每天都在加班加点”

吴川月饼口味的独特,并不足以使其成为“中国月饼之乡”。

地处粤西,小城吴川在改革开放初期,曾以塑料鞋产业为主导,大举兴办乡镇企业,时有“南有吴川,北有温州”之说。

虽“吴川模式”在之后错失发展良机,但给当地种下了“人人争先、争做老板” 的种子。在当地政府支持下,传统月饼行业也乘上改革东风,相关企业陆续开办,并逐步由小作坊式手工生产,发展为现代机械化生产线生产。

当前,吴川市现有月饼生产企业200多家,规模生产企业有20家,从业人员上万人,“金九”“福海”等知名品牌享誉海内外,制饼师傅数百名,年产量近万吨。

中国月饼之乡,盛产五仁月饼

位于吴川的国内首个月饼博览馆——金九月饼博览馆(图源:吴川市月饼行业协会官网)

为了满足中秋节的需求,早在今年的农历七月初一(2022年7月29日),吴川月饼企业便大规模开工。生产线火热重燃,月饼开始飘香。

“最近太忙了,每天都在加班加点。”金九月饼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记者了解到,金九月饼启动了24小时生产线,3000多名员工正加紧月饼生产。

吴川当地也对“月饼季”足够重视。日前,台风“马鞍”在广东电白沿海登陆,为确保月饼生产加工企业安全用电,南方电网吴川供电局工作人员也专程来到辖区内的福海月饼厂,对该厂的用电设备及供电线路进行安全检查,测量用电负荷,全力保障月饼生产。

当前,金九、福海等当地龙头品牌已拥有成熟的生产模式。每逢中秋前夕,吴川也会挤满被蜂拥而至的经销商。

近几年,金九饼业开始拓宽销售渠道,从传统的零售、批发逐渐步入电商时代。其电商成绩也较为亮眼:金九五仁大月饼以“正宗五仁月饼”的名号连续7年稳居天猫五仁月饼类目Top1,同时被列为2022年天猫超级品类日主舰长品牌之一,历年中秋品牌天猫官方旗舰店销售冠军单品。时代周报记者搜索社交平台发现,金九月饼相关推广不在少数。

福海饼业也开始借助当下5G直播电商浪潮,致力打造主播孵化基地。

还要走出国门

不过,虽有“月饼之乡”之名,当地龙头品牌在网络上也获得一定声量,但从全国范围来看,吴川月饼的知名度还有一定的提升空间。

“为了宣传我们吴川月饼,我每年开学都提着几盒月饼过去,同学都说好吃,但以前没听说过。”在北京上大学的吴川人小黄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记者注意到,吴川“十四五”规划中提到,支持食品企业向产品多元化、品牌化、全年化发展,培育发展航空食品。依托“吴川月饼”入选中欧地理标志协定首批保护名录,扶持吴川月饼走出国门。到2025年末,实现食品产业规上工业增加值5亿元以上。

对于后续发展方向,吴川市月饼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后将助力建立中国月饼产业的研发基地、月饼原辅料的供应基地、月饼创意文化的推广基地、月饼生产技术的人才基地,实现月饼生产的自动化、规模化、产业化和标准化,推动月饼产业大发展。

中秋将至,月饼销售也达到高潮。相比于满街的各色月饼,吴川人徐映最怀念的还是小时候的猪笼饼。

机械化生产之前,吴川的月饼作坊们会把余料做成小猪形状,混合少许砂糖,装在彩色的小竹笼里。

徐映记得,小时候,每逢中秋,家人去赤坎老街时总会带来几个猪笼饼。用红绳挂在脖子上,和小伙伴们走街串巷,跑累了就坐在巷口一起啃猪笼饼。结实的饼皮并不香甜,但有初秋的风吹在汗涔涔的脸上,圆月挂在半空,满嘴都是快乐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