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0央行中罕见出现“政策转向”呼声!


作者丨吴斌编辑丨李莹亮图源丨图虫在美联储官员正式步入9月议息会议前噤声期的前夕,9月9日,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美联储理事沃勒等人纷纷表达了对本月加息75个基点的支持。与此同时,在本周美联储、欧洲央行、英国央行纷纷“鹰声四起”之际,G10央行中也罕见出现了政策转向呼声。澳大利亚央行9月6日公布利率决议,连续第四次将隔夜现金利率目标上调50个基点至2.35%,并强调在控制通胀方面没有“预设路径”,预计未来几个月会进一步加息

匿名 2022-09-12 00:46:45

G10央行中罕见出现“政策转向”呼声!

  作 者丨吴斌

  编 辑丨李莹亮

  图 源丨图虫

  在美联储官员正式步入9月议息会议前噤声期的前夕,9月9日,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美联储理事沃勒等人纷纷表达了对本月加息75个基点的支持。

  与此同时,在本周美联储、欧洲央行、英国央行纷纷“鹰声四起”之际,G10央行中也罕见出现了政策转向呼声。

  澳大利亚央行9月6日公布利率决议,连续第四次将隔夜现金利率目标上调50个基点至2.35%,并强调在控制通胀方面没有“预设路径”,预计未来几个月会进一步加息。今年5月以来,澳大利亚已经累计加息225个基点。

  到了9月8日,澳大利亚央行行长洛威意外发出了不同寻常的表态,暗示加息速度或放缓。洛威强调,澳大利亚央行政策收紧的速度非常快,并且这一政策影响流向经济的过程存在滞后性。“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随着现金利率水平的上升,利率上升速度放缓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央行率先转向鸽派也面临不小压力。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策略师王昕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当下澳大利亚还是会和其他央行的政策保持一致。如果不一致的话,澳元会在利差和全球经济双重压力下,大幅承压。

  在欧美央行普遍大力加息之际,澳大利亚央行为何唱响微弱“鸽声”?美联储等央行货币政策何时会迎来转向?

  为何出现“政策转向”呼声?

  澳大利亚央行率先在G10央行中唱响一丝“鸽声”,这其实和其自身经济基本面紧密相关。

  中国银行(601988)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有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澳大利亚央行货币政策表态逐渐偏“鸽”与其自身经济结构和发展趋势有关。作为主要的大宗商品出口国,澳大利亚经济受益于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上半年GDP保持较快增速,与此同时,澳大利亚通胀压力低于欧美等发达经济体,表现相对温和,经济具备软着陆的条件。在快速加息后,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压力增大,居民消费和企业投资需求逐渐得到抑制,而随着大宗商品价格回落,前期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利好因素弱化,增长压力不断凸显。放缓加息节奏有利于稳定经济形势,缓解逐渐下行的全球经济和疲软的外部需求冲击。

  从数据上看,澳大利亚第二季度CPI年率从前一季度的5.1%升至6.1%,为200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是澳大利亚央行2%-3%目标上限的两倍。但和欧美接近两位数的通胀相比,澳大利亚的通胀压力仍相对较低。

  另一方面,澳大利亚转向鸽派也存在一些阻力。野村控股高级经济学家Andrew Ticehurst对澳大利亚央行能否逆国际主流加息趋势而行表示怀疑。他预计,澳大利亚央行“最终将被其他央行的强硬行动拖着走”。

  王昕杰表示,从澳大利亚央行的口径当中,我们也发现了两点值得注意的问题。首先,澳大利亚央行谈到了政策影响流向经济的过程存在滞后性,这不仅指的是货币政策对于缓解通胀具有滞后性,而且指的是紧缩政策更多作用于短期利率市场,紧缩的现金市场可能对长端债券市场的传导不及时,因为长端利率会平衡市场紧缩预期和未来衰退概率。另外一点,过度加息风险其实在7月的美联储会议纪要里面就提到过,虽然有过度加息的风险,但是目前的平衡点还是朝向紧缩进行。

  在王昕杰看来,目前澳大利亚央行逆势而行的可能性比较小,首先澳大利亚的劳动力市场依旧稳健。失业率3.77%是历史最低水平,薪资增速3.1%也是10年来最高水平。所以给了澳大利亚央行继续加息的底气,预计澳大利亚央行到年底会加息到3.5%的水平。但是,对于澳大利亚的劳动力市场来说,值得特别考虑的是参与率,如果因为紧缩的政策使得失业率提高,会直接影响到劳动参与率。这和其他国家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劳动参与率的修复困难更大,可能需要牵动到移民政策。

  官方层面,澳大利亚央行未来的货币政策其实仍未明朗。洛威表示,他预计将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但未具体说明利率需要升到多高的水平,只是表示利率水平和速度将根据即将出炉的数据以及通胀和就业市场前景变化而定。“最终,我们的货币政策将由澳大利亚的具体情况决定。澳大利亚的劳动力市场动态与美国和英国非常不同。”

  王有鑫分析称,目前看,虽然美联储依旧强势表态将继续加息,但随着通胀和经济增速回落,预计在年底前后加息节奏也将放缓,整体政策调整趋势将与澳大利亚央行相仿,而欧元区央行和英国央行货币政策调整对澳大利亚外溢影响有限,因此,外部政策环境对澳大利亚央行货币政策制定的约束较低。澳大利亚央行将主要根据国内就业、通胀等数据变化来调整利率水平。

  货币市场目前预计,澳大利亚央行今年年底的现金利率将达到3.1%,2023年中期达到3.5%的峰值。澳大利亚央行或将在未来几个月放缓加息步伐,逐步将加息幅度降至25个基点,但放缓的时机是否在下个月还有待观察。

  主要央行四季度或放缓加息步伐

  整体来看,目前鹰派政策仍是欧美央行的主旋律。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9月8日强调,美联储抗通胀不达目标不罢休。为了防止通货膨胀像1970年代那样变得根深蒂固,美联储正全力降低通胀率。美联储本月连续第三次加息75个基点已几成定局。

  9月9日,布拉德表示,他强烈倾向于在9月会议上加息75个基点,并认为华尔街低估了美联储明年将利率维持在高位的决心。沃勒也表达了对9月加息75个基点的支持,认为政策制定者应该停止猜测未来,转而将更多的注意力专注于既得数据的表现。

  在欧洲,即使经济衰退风险急剧增加,昔日的“鸽王”欧洲央行最终还是选择了暴力加息抗通胀。9月8日,欧洲央行如预期大力加息75个基点。虽然欧洲央行上调了今年经济预期,但下调明后两年经济增速预期,并预计经济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和2023年第一季度陷入停滞,此外,今后三年通胀预期均遭上调。

  王昕杰分析称,主要央行在抑制通胀和支持经济当中,明显是着重于前者。因为从宏观经济数据上来看,不论是就业数据、薪资水平还是各国的失业率,目前都相对健康,具有韧性的就业市场给紧缩的货币政策提供了鹰派的数据支持和底气。

  但激进的加息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市场一直在关心央行政策何时转向。王昕杰表示,政策转向一直都在被预期,美联储会议纪要曾谈到过度加息的风险,市场7月的反弹在提前博弈市场的转向。但是在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上,鲍威尔透露的观点是,只有看到通胀确实连续下降之后,才会讨论政策放缓的时间点。

  美联储等央行超鹰派政策还能走多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加息步伐放缓的时间节点或在今年四季度。

  王昕杰认为,虽然我们在短期内看不到货币政策的转向,但并不是说一定要等到美国的通胀回到2%,我们才看得到货币政策的放缓,这是一个动态调节的过程,如果通胀继续下降,美联储可能在第四季度或者明年一季度放松口径,现在重要的观察窗口是9月13日的8月通胀数据。

  不管怎样,美联储等央行超鹰派政策不可能长期持续,终有谢幕的一天。王有鑫预测,随着加息进程推进和大宗商品价格回落,预计四季度美国通胀数据将逐渐回落,经济衰退压力将迫使美联储调整加息节奏,超鹰派政策可能在年底进入尾声。不过对于欧元区和英国来说,受能源短缺持续恶化等因素影响,通胀压力将持续,央行政策或面临更大压力。

  E N D

  本期编辑 江佩佩 实习生 罗新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21世纪经济报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