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先晋级“国家级都市圈”,长株潭能否成为中部地区龙头?


2021年3月,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要推动长江中游城市群协同发展,加快武汉、长株潭都市圈建设,打造全国重要增长极。从地理位置上来看,中部地区自北向南、从东到西,与中国四大增长极的“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四大城市群相交相连。长株潭都市圈范围包括长沙市全域、株洲市中心城区及醴陵市、湘潭市中心城区及韶山市和湘潭县,总面积为1.89万平方公里

匿名 2022-09-20 01:02:14

2021年3月,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要推动长江中游城市群协同发展,加快武汉、长株潭都市圈建设,打造全国重要增长极。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中部地区自北向南、从东到西,与中国四大增长极的“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四大城市群相交相连。

位于中部地区的长江中游城市群地跨湖北、湖南、江西三省,包含的31个城市,2021年全域经济总量约为10.62万亿元,高于京津冀地区和成渝地区,体量不可小觑。

这个国内面积最大、中部地区最重要的城市群,拥有武汉都市圈、长株潭都市圈和环鄱阳湖都市圈三大都市圈。其中,长株潭都市圈已于2021年率先成为国家级都市圈,在目前已经获批的6个国家级都市圈中,其是中部仅有的一个都市圈。

长株潭都市圈的潜力如何,未来能否成为长江中游城市群中的“龙头”都市圈?

中部首个国家“认证”的都市圈

长株潭都市圈范围包括长沙市全域、株洲市中心城区及醴陵市、湘潭市中心城区及韶山市和湘潭县,总面积为1.89万平方公里。

其中,长株潭三市沿湘江呈“品”字形分布,市中心两两相距不足50公里,是湖南发展(000722)的核心增长极。

早在1984年,长株潭经济区建设方案提出,1997年,长株潭一体化发展战略开始实施。

2021年4月,《长株潭都市圈发展规划》获批,成为中部地区首个国家级都市圈。

经过几十年发展,截至2021年,长株潭都市圈常住人口为1484万,经济总量为1.79万亿元。

也就是说,长株潭都市圈以湖南全省8.92%的国土面积、22.41%的人口,创造了将近40%的经济总量。

长株潭都市圈还在不断发展中。

根据2021年6月发布的《长株潭一体化发展五年行动计划(2021-2025年)》,到2025年,长株潭地区城镇人口将达到1300万人,生产总值达到2.5万亿元以上,年均增长7%以上。

从更长远来看,根据《长株潭都市圈发展规划》,到2035年,长株潭同城化发展格局将全面形成。

其中,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显著缩小,基本公共服务实现均等化,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全面实现,现代社会治理格局基本形成,辐射力和引领力大幅提升,成为独具特色、富有魅力的现代化都市圈。

率先晋级“国家级都市圈”,长株潭能否成为中部地区龙头?

长沙橘子洲头 图源:图虫创意

谁是中部龙头?

武汉都市圈、长株潭都市圈和环鄱阳湖都市圈作为长江中游城市群中的三大都市圈,均在各省的经济发展中占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长江中游城市群的三个都市圈中,武汉都市圈包含的城市更多,区位优势和科教优势都较为突出;长株潭都市圈的交通便利度更高,城市之间联系更为紧密,产业分布明显;环鄱阳湖都市圈是整个江西省的经济核心,但相较而言无论是规模还是产业都略显弱势。

事实上,在整个长江中游城市群中,武汉都市圈和长株潭都市圈是被一起写入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的两个都市圈。

那么,谁会是长江中游城市群中的“龙头”都市圈?

从规模和体量来看,2021年,武汉城市圈地区生产总值实现3.01万亿元,在全国主要省域城市圈中位居前列,省会城市武汉作为九个国家中心城市之一,地区生产总值实现1.77万亿元,在全国城市经济中排名第9位。

而同期长株潭都市圈的经济总量为1.79万亿元,省会城市长沙市地区生产总值为1.33亿元,在全国各大城市的GDP排名中位列第15位。

可以说,无论是总体生产总值还是省会城市生产总值,武汉都市圈明显高于长株潭都市圈。

但从人均GDP方面来看,2021年长株潭都市圈人均GDP为12.06万元,相比于武汉都市圈的10.07万元,多出将近2万元。

率先晋级“国家级都市圈”,长株潭能否成为中部地区龙头?

谁会是中部“龙头”? 图源:图虫创意

在叶青看来,现今武汉都市圈更接近中部“龙头”的位置。“武汉的人口更多,地理位置上更加靠近中国经济版图的中心,并且自从鄂州花湖机场开通后武汉都市圈拥有了大型货运机场,优势较为明显。”

和武汉都市圈相比,叶青认为长株潭都市圈的规划建设更早,三个城市联系更为紧密,同城化发展的目标更为清晰。“长株潭都市圈最明显的优势就是它将三个城市当作一个城市来建设,无论是交通建设、人员流动还是产业规划都做得更好一点。”

不过,在叶青看来,长株潭都市圈并非没有成为中部龙头的可能性,但需要在范围上突破长株潭三市的行政区划边界,扩大到衡阳、岳阳、娄底、益阳、常德五个市的大部分地区。

中南大学商学院经济学副教授、区域发展与演化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傅沂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武汉都市圈的经济体量大于长株潭都市圈,但长株潭都市圈的发展潜力不容小视。

傅沂认为,长株潭都市圈产业的发展水平和竞争力正在逐年提高,人才聚集度也不断上升,同时,它和粤港澳大湾区的对接,从距离上来说更近,具有一定的后发优势。

“高标准建设下,我相信长株潭都市圈未来可以和武汉都市圈,以及环鄱阳湖都市圈,共同打造中国地区高质量发展的样板。”傅沂说道。

进一步优化空间布局

长株潭都市圈的成熟度和协同性超过武汉都市圈,但区域内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明显,产业融合协同不足、城市间分工协作水平有待提升。

比如,长沙在自身发展过程中的“虹吸”效应,就频频引发城市圈内其他成员的担忧。

公开数据显示,2001年,长沙GDP为728.08亿元,株洲、湘潭分别为322.7亿元、238.28亿元,二者之和约为长沙的77%。

20年过去,到2021年,株洲和湘潭的GDP均增长了10倍,但长沙却增长了18倍,达到13270.7亿元,二者GDP之和仅为长沙的45%。

2019年,湖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曾在《推进长株潭一体化的梗阻点及对策》一文中指出,长沙不断吸引包括株洲、湘潭在内的周边地区的资源,三市之间的竞争关系大于合作关系。

针对于此,《长株潭都市圈发展规划》提出,要推动长沙市中心城区瘦身健体。

具体举措包括,通过合理确定城市规模,科学划定城市边界,优化城市功能布局,强化长沙市中心城区空间管控,适当降低中心城区开发强度和人口密度。实现长株潭三市共同构筑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格局。

率先晋级“国家级都市圈”,长株潭能否成为中部地区龙头?

长株潭同城化发展 图源:图虫创意

在傅沂看来,长株潭都市圈目前建设的短板,是长沙作为省会城市的地位还需提高,整个都市圈的聚集度和吸引力还需进一步提升。

因此,他认为,接下来长株潭都市圈的建设要着重发展省会城市长沙,从而提升长沙对整个都市圈的辐射带动能力。

同时,傅沂建议,长株潭都市圈要不断优化产业结构和空间布局,培育具有优势的特色产业,形成差异化;针对重大前沿科学问题进行布局,共同建设科技创新高地;加强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包括铁路、物流等。

《长株潭都市圈发展规划》明确指出,长株潭城市圈接下来的发展,是要进一步优化长株潭空间布局,强化长沙市龙头带动作用,发挥株洲市、湘潭市比较优势,共同构筑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格局。